欢迎访问河南省财政厅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首页-->财政改革与发展
养老金全国统筹26年 明年准备迈出第一步

  一边是全国养老保险基金超过4万亿元的累计结余,一边却是个别省份养老金的入不敷出,养老保险发展中这一不平衡问题有望通过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得以缓解。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1日表示,人社部正在加快研究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工作,准备明年迈出第一步,先实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

  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表示,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先从中央调剂金起步是一个现实的选择,统收统支的全国统筹虽然是更加彻底的解决之道,但因央地关系中的一些待解决问题而难以一步到位。

  全国统筹26年艰难破局 

  十九大报告提出,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然而,提高统筹层次是我国养老保险改革的老大难问题。

  国务院早在1991年就已经要求各地积极创造条件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2010年通过的《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行省级统筹,逐步实行全国统筹”。“十二五”规划提出,要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

  不过,26年之后的今天,我国养老保险基金真实的统筹层次仍然停留在县、市一级。虽然通过建立省级调剂金,我国的所有省份均实现了省级统筹,但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省级统筹,因为养老统筹基金并没有集中到省一级。

  因此,一步到位实现养老保险基金在中央层面的统收统支也尚缺现实基础,必须分步实现。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立中央调剂金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政府部门从“中央调剂金”起步的这一表态为未来有条件时实现真正的全国统筹留出了空间。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十九大举行期间已经表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明年会迈出第一步,先实行基本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能够在不同地区之间均衡养老保险的负担。

  近年来,养老保险制度省份之间收支状况的苦乐不均使得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必要性凸显。根据《2016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年末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43965亿元。不过,东部六省的结余占到一半以上,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地每年都需要中央财政补贴才能实现“保发放”。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截至2015年,广东、江苏、浙江、北京、山东、四川这六个省份均结余超2000亿元,占到了全国累计结余的56.48%。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日前在一次发言中指出,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中央早已确定的方向,也是世界各国法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的惯例。

  各省份的养老保险金缴费并不一致,现在东北企业缴费率高达20%,黑龙江曾经是22%,而广东省平均只有13%左右,深圳市在10%以下。宋晓梧说:“我们有信心在十九大报告精神指引下,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从而促进新时代社会保障体系的平衡、充分发展。”

  尹蔚民表示,养老保险基金每年当期结余都有4000多亿元,累计结余是4万多亿元,可以支撑16个月的发放,但是省与省之间不平衡。所以要尽快实现全国统筹,落实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先走第一步。

  全国统筹利于劳动力跨地区流动 

  卢爱红表示,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总体方案中的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核心是应对人口老龄化、人口抚养比持续下降,解决地区间基金不平衡问题。

  中央调剂制度有助于均衡地区之间由于人口结构特别是人口的流动导致的抚养比差异过大带来的养老保险负担,调剂余缺,能够进一步在全国范围发挥养老保险互助共济作用,促进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

  尹蔚民表示,我国区域发展很不平衡,老龄化的程度差异也非常大。比如,现在养老保险基金支付最困难的省份黑龙江的抚养比是1.3∶1(1.3个年轻人养1个老年人);而抚养比最高的广东为9∶1。

  李珍表示,全国统筹的优点一是利于劳动力的跨地区流动,一是有利于均衡不同地区的养老负担和资金。

  南京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林治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中央调剂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互济余缺,但像广东和黑龙江这样抚养比上的差距是难以用调剂金来解决的,未来必须实行真正的统收统支。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也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国统筹应该实现基础养老金在中央层面大收大支,缴费由中央政府来管理,支出兜底也由中央政府来管理。如果只是像省级统筹一样,从地方养老保险基金中抽几个点,建立一个中央调剂金,统筹层次并没有得到真正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低带来的很多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

  林治芬认为,与真正的全国统筹相比,建立中央调剂制度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中央和地方、企业和个人等利益主体之间的责任分担制度,这一问题不解决,这一轮养老保险改革难以取得根本性的突破。

  李珍则认为,二十多年来,养老保险统筹层次难以提高仍有现实原因需要解决。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一定要解决好地方和中央之间的关系。


信息来源:办公室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7-11-03 10:57:27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首页  |  律师声明  |  技术支持
河南省财政厅办公室主办  河南省财政厅信息化管理办公室承办
豫ICP备05012901号
访问量:
公安机关备案号 4101050200282